欢迎来到火龙果文摘!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生如此 > 性骚扰和强奸之间,只差你的一个耳光 内容

性骚扰和强奸之间,只差你的一个耳光

选择字号: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:2018-10-30 22:58 | 作者:37°女人2018年9期 | 阅读次数:725

觉得不好意思,是中国女人的最大软肋
某网站有个话题:“你是如何应对性騷扰的?”
有位女性网友写下了当时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:地铁上,正是下班高峰期,她被挤在地铁的一个角落,人很多,她甚至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。车行进时,她感觉身后有一只手在她腰部上下抚摸。她扭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,想说让他把手放开。但开口的一瞬间,她突然感觉很难为情。“大庭广众之下,不好意思开口,会引来众目睽睽的目光。”于是她把身体往里挪动了一下,想躲开那只“咸猪手”。没想到那个男人也跟着挤了进来,并且更加肆无忌惮,“咸猪手”从腰部摸到了臀部,整个身体好像都要贴过来。她还是不敢开口,任凭那个男人在臀部上摸了很久,“我只好祈祷地铁赶快到下一站,然后下车。”

地铁一到站,她就立刻转身,从人流中挤了出去。没料到,那个男人也跟上来了。她吓得加快脚步,快速跑上电梯,出了地铁口,跳上一辆的士就跑了。“我害怕极了,当时如果不是顺利摆脱了他,说不定还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。”

我想,这样的经历,可能很多女性都有。每年中国都有大量的性侵案件,至于发生在地铁上、公交上的性骚扰事件更是数不胜数。一项统计显示,超过9成的女性遭受性骚扰时,都默不作声。一边感到恐惧恶心,一边又感到措手不及,不好意思理直气壮喊出来,更不敢反抗。但你可知,很多时候,性骚扰和强奸之间,也许就差你一记耳光。
性骚扰和强奸之间,只差你的一个耳光
性骚扰和强奸之间,有多远
性学家约翰·盖格农说:“性骚扰和强奸之间,只有一步之遥。”小说《暗沉》中有一个场景,我记忆异常深刻。

飘飘在广州工作,租住在一栋公寓中。住在她旁边的,是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生。搬家那天,飘飘一个人,有些重物搬不动。男生看到,二话不说,把那些重物扛了起来,搬到飘飘房间。为了表示感谢,飘飘请男生去吃了饭。一来二去,两人熟络起来。从那之后,男生就开始随意出入飘飘的房间,飘飘略有不快,但没说出口。

有一次飘飘下班回家,准备换衣服去健身,时间有点急,她没有反锁门。换到一半时,男生没有敲门,直接推门进来。飘飘半裸着身子,“啊”一声叫起来。男生不以为然,盯着飘飘看了好一会,说:“你的胸很好看啊,有C罩杯吧。”说完,若无其事走了。

这明显是赤裸裸的性骚扰,但飘飘最终选择了沉默。从那以后,她开始讨厌、反感这个男生,想离他越远越好,但一时半会租不到合适的房子,同在一个屋檐下,又不好意思和他闹得太僵。每次男生跟飘飘打招呼,飘飘再讨厌,也还是会回一句,然后低头匆匆走开。

飘飘的软弱终于导致了严重的后果。一个夜晚,她洗完澡换上睡裙,睡觉前发现垃圾没有丢,就掂起来扔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。回来时,男生突然冲出来,从背后抱起飘飘进了房间。飘飘大叫起来,哭喊反抗,但没有用了,没有机会了。一开始没有严词拒绝,后面就很难有机会。

把自己的底线亮出来
如果第一时间就严厉拒绝、反抗,结局会是什么样呢?

作家玮玮讲过一个故事。筱艺是北漂,刚开始去北京的时候,住在很破的小居民楼改造而成的公寓,遭遇和飘飘很像,隔壁也住了一个男生,也是搬家时帮自己忙而认识的。

不同的是,当男生第一次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时,筱艺严肃地向他声明:“请你以后进来先敲门,得到我允许之后再进来好吗?我们还没有熟到这个程度。”男生先是愣了一下,脸慢慢涨红,有点结巴地说:“哦,好,好,我下次会注意。”

有一次筱艺回家,路上碰到该男生,走着走着,男生时不时把手放到筱艺肩膀上。筱艺停下来,明确和他说:“我不喜欢男生动不动就碰我,如果你是有意的,请你自重;如果你是无意的,那我们可以离得远一些。”

后来这个男生再没找过筱艺。可能你会觉得,筱艺有点无情,甚至莫名其妙。我告诉你,真心想和你成为朋友的男生,会对你有起码的尊重。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

所以,性骚扰和强奸隔了有多远呢?不远,也许就是一开始一句话,一个反抗,一次声明,一场脾气而已。

当你一开始就反抗,并严厉告诉他,“别侵犯我的边界”时,他便会下意识地认为:“这个女孩不好惹。”在第二次、第三次你的严厉拒绝之后,他就会放弃。

中国公安大学的一位教授说:“在所有熟人性侵案例中,都是男方得寸进尺、女方步步退缩才导致的悲剧。如果在一开始,女方就能明确拒绝,超过9成的悲剧是可以避免的。”

无论女权主义者怎么欢呼,女人至今在这个社会中,仍处于弱势一方,处于容易被侵犯的一方。所以,放下你们的胆怯,放下世俗所谓的矜持,把你的不满、讨厌、反感表现出来,把自己的底线和刀子亮出来。把自己的边界守住了,你才能把自己守住。

分享到63.3K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